选择

周边的人都传递着一种准备考研的信号,看起来似乎很忙碌。我也用考研和补学分的辞汇柔性敷衍同学和父母,他们当然也知道我在敷衍。父亲喜欢和我说一些有的没的东西,我知道他是想从中窥测我在想什么,并想用他们那一代人的谵妄管束我。

在脑子里灌入猪屎的生活该结束了,但这个决定造成的影响会不会是不可逆的,我却不清楚。考研之类的东西主要是浪费时间和注意力空间,我不想再增加自己的沉没成本了。软件工程至少是相对新兴的行业,有更多的传达能力信号的途径,可能有较多回旋的余地。

这几年里,我在过去几个月才真正有了建设性而非解构性的念头,在认真学编程。但这种信念难以和周边人沟通,他们都不是相信专业性的人,觉得「深入浅出」跟外行人说清楚你在干什么是很简单的事,问题在于「深入浅出」往往深入不了倒只是很浅,专业化分工的细节同外行人解释时,只会导致十万个为什么。

先想找一点可以用编程解决的日常需求,并在网上看看能不能找到工作组之类的东西,参与一些具体的project,如果做不了太难的部分,可以让别人分一些简单的部分给我写。现在面对对象(OOP)的封装思想越来越成熟后,单独完成一个部件的任务会越来越多,多去争取这种机会,应该会在成就感下慢慢爱上编程。

另外还要深入阅读文档,加入开源社区,建立技术审美,学会在stackoverflow.com 上提问,给自己设计和打磨一份简历,学会设计自己给别人的第一印象,努力健身以免给别人释放羸弱的信号而发生不必要的冲突,可能的话还要以较好的习惯学一门二外,交更多的异性朋友,改善自己跟别人讨论的方式等等。

我想我还有余裕,该多读经典的著作,而不只是压缩饼干式的书。

重新学习睡觉

一天世界会员通讯

真正的个人革命仍然是可能的。但假若今天的妳不和 Facebook 努力营造的 walled-garden 对抗,不和把妳当作商品卖给广告主的免费服务对抗,不和随时随地即时满足的欲望对抗,不和忽略社会空间中柔软和微妙的那一部分织体的倾向对抗,在未来妳就很可能会成为无睡眠药物的快乐用户。

摘自《流浪集》:

整个夏天我都在睡觉。

其实整个童年整个少年,我都在昏睡中将之度过了。

一个十多岁的初中孩子坐在台湾夏日午后的教师里,室外是懒懒的炎阳与偶有的不甚甘愿拂来的南风,室内是老师的喃喃低课语,此一刻也,倘他不会昏昏欲睡,那么他不是个健康简单的小孩。

——

春天不是读书天 夏日炎炎正好眠 秋去凄凉冬又冷 收拾书包好过年

便是熟睡,许多要紧事竟给睡过了头,耽误了。然世上又有哪一件事是真那么要紧呢?

便就是要将之睡过头。

须知正因为睡,恰恰可以道出世上原本无一事恁的重要。

摇晃火车上,教人愈摇愈要睡。许多人电视还开着,已打起呼来。可见在粗陋处,好睡。人能甘于粗陋,更好睡。睡觉之妙,居然也在于无心插柳。

有的人熟睡时,有时还大声放屁。

小孩骨头发贱,吵闹不休,终弄到父母一顿好打,哭了,号了;哭着哭着,声音由大变小,累了,睡着了。待更醒来,全忘了先前自己种种,只觉万事笃平,管自己想注玩什么就注玩什么。

即便是大人,若能让自己哭,当是睡眠最好的良药。但如何能哭呢?最好是看感人的电影。

此种可教人落泪的电影,不只是时代的关系或是什么,已然多年遇不上了。

——

睡至二三更时 凡功名皆成幻境

想到一百年后 无少长都是古人

睡觉,使众生终究平等。又睡觉,使众生在那段时辰终究要平放。这是何奇妙的一桩过程,才见他起高楼,才见他楼塌了,而这一刻,也皆得躺下睡觉。

常年失眠的人——像有人二十年皆没能睡成什么觉。是的,真有这样的人——你看他的脸,像是罩着一层雾。

洗脚法 热牛奶法 数羊法等,对真正的长期失眠患者,只有偶尔一两次之效。安眠药或葡萄酒,则有后患。

失眠者最大的症结,在于他一直系于「现场」。要不失眠,最有用之方法便是:离开现场。例如人去当兵,便天天睡得极好,乃彻底离开了原先世俗社会的那个现场。

一般言之,你愈在好的境地,愈能睡成好觉。此种好的境地,如你在幼年。此种好的境地 ,如你居于比较用劳力而不是用嘴巴发一两声使唤便能获得温饱的地方。此种好的境地,如活在——比较不便利 崎岖 频于跋涉 无现代化之凡事需身体力行方能完成的粗简年代。

而今文明之人的无法入睡或睡后无法深熟,或不能久睡,便是已然少了「亟亟想睡」之根源。亦即其身心之不健康在于登往健康根源之早被掘断。这就好像人之不想吃饭或人之食不知味的那种虽不甚明显却早已是深病的状态一般。身边的女孩犹多脸色差的。

然则这「极想睡觉」何等不易!须知你问他,他会说:「当然想啊。我怎么会不想睡觉呢?」只是这仍是嘴上说的想,他的行为却并不构成这桩「极想」。

他的行为是既想读书 又想看电视 又想接电话 更想明后天约两三人见面商量事情 也同时想下个月应该到那个地方出差或度假,同时在这些诸多事之外,还想睡觉。

通常,睡不到好觉的人,往往是一心多用之人。或是自诩能贪多又嚼得烂之人。然而日积月累,人的思虑终至太过杂缠,此时顿然想脚自己简之少之,以求好睡,却已然做不到矣。

放下所有的要事,不去忧虑股票,不去管老板或员工,不接任何电话,只是准备好好睡觉。白天的走路 吃饭 散步 运动 看书 看电影……全为了晚上的睡觉。

要全然不用心,只是一直好用体力,为了换取夜里最深最沉的睡眠。

假如家里不好睡(如隔壁在装修房子 在大施工程),便换个地方去睡。假如近日家中人太多太吵,或杂物太挤,或一成不变的生活已太久太久都令人心神不宁 睡不成眠了,便旅行到异地去睡。

且看那些睡不得好觉的人,多半是不乐意劳累之人。(人不开心的主要原因是体力活做的少,此所以许多城市女子忧愁满日,最好的办法就是运动)

甘于劳累,常是有福。

然则人是怎么开始不甘劳累呢?动物便皆甘于劳累,小孩便皆时时在劳时时在动时时不知何为累!

啊,是了,必定是人之成长,人之社会化以后逐渐洗脑洗出来的累积之念。

——

年轻时有一样东西,如今似是失去了。便是一觉下去,待醒来已过了十几二十小时;是时之人,恍如隔世,睡前种种完全远绝,醒转之后全然一重生婴儿,原先的疲累忧烦竟如不存,体力精神气色亦是纯阳光华。

好的睡眠,令人的神情十分平定,脸上全是淡泊之气。一张焦躁的脸,有时是从小就睡得不够,或是在妈妈怀胎时孕妇的精神没得到安详之调养。

某些遗世孤立的太古村庄,小孩睡得极多极静,他们的脸格外平静,是我们都市仓促之民难以想象之境景。

通常深而长的睡眠,有赖极度的疲累或长时间的没睡。或在于狂欢。

正因起床如厕,睡了六七小时后便不能再入眠。这样的人颇多。要令尿不积多,除睡前颇有运动,使全身生热而水分散布通体外,最好是睡前五六小时便没吃东西。亦即,空腹。乃场中有物会在熟睡时渐析出水分之故。也于是睡前能解大便,最可令水中积储尿少。

然则何以要睡恁长时间呢?规律生活者原不需要,每日八小时本即功德圆满。

惟有那些情场失意者 股票操忧者 政坛落寞者 联考考完者 兵役退伍者 药瘾告段落者或任何惶惶不可终日的与世浮沉之人欲求一趟大睡眠以斩断睡前人情世事者,委实要睡他一个大觉才行。

今日愈得长睡,明日之睡愈需久久方至,其间众人早入梦乡,我犹营营劳劳,万无着落。

舒国治《流浪集》:

从荒凉不见人迹的层层山岭野地踟蹰颇久后乍然回到城市,坐在一节地铁车厢里望着各色人群,看着看着,愈看愈觉得熟悉他们各在做什么想什么。车站或任何人众汇聚的场所,永远强行呈示你这个社会规则熔冶出来的景状。这些人就像半生习见过交接过熟识过的路人 邻居 朋友 同窗同袍同事等人中的某些个;流转眼神的方法,低眉自守书报的式样,对待身旁人或枕畔人的惯有态度,接大哥大时变得紧张或雀跃及乐于打着行话的惯势。

……有两个年轻人在谈话,两人应是朋友;十几站讲下来,没有一分钟像是朋友和朋友的来往,没有表情,没有音调起伏,直单薄直空荡。这两人都不需要朋友,都毫无互相 毫无对方。世上任何多出的一件事对他们都像是突然多出的累。

……也曾溯富春江而上,抵建德,再穿千岛湖,溯新安江,抵黄山脚下的深渡。这富春江两岸草粗树蓊,加以水满不显洲汀,全不是黄公望画中潇散磊远景意。这却又是上源水库丰沛所造成之古今差异了。

……我坐在咖啡馆里,常常发现不少熟面孔,时间久了,仍然不认识他们,但他们的行为习惯却逐渐看熟了。

其中不少是女士。她们穿着颇富时代感,却不故作新潮;有的长相漂亮,却不刻意张扬她的艳丽一如明星或模特儿;她们中不少人抽烟,似乎是很能享受光阴在烟气缭绕之际悬浮出的空档,特别是当她读了一阵面前的翻译小说后。咖啡馆进门处放的《破周报》与艺文讯息她们并不陌生,却不必每次进店取看。自她们的背包 背包带上挂的附饰 选买的手机等用物或可度测其人生取向,以及其人生的迷茫处;而她接听手机的内容,也约略透出她在这都市中的文化层面,例如她听一些王菲看很多日剧也看不少艺术电影,而口头禅中也偶尔带一两个无伤大雅的脏字,以求达臻对某些社会人世情态发作她个人意见之酣畅。她们皆很有自我,但当三四人相聚也并不至抢着发言,称得上颇融入人群,她们确实很安于在此社会中,即使有时独自一人对着计算机凝神。

她们皆可以有男朋友,也多半有,但不怎么同坐在这家咖啡店。有时男朋友来了,也坐在她旁边或她的女友 同学之间,却仍不怎么见出这男士于她的任何主导性。反正,他只是称谓上叫做「男朋友」。能在这称谓上待多长久,看他的造化。

……而菜场妇女与林青霞皆正好不是此处讨论「不嫁的女子」的主客观现状。她们两者皆犹在传统的范畴内,犹颇单纯,一如大陆中型以下城乡妇女之情况。

今日台北女子则早已太过自由 太过天宽地阔,以致不免迷茫。且看那些太过小家碧玉的娇弱小女,要以妈妈看女婿的眼光来找男朋友的,当然不是这里说的范围。而大家族大财团之儿女联姻,亦不是。比较不囿于社会条件(无阶级 无贫富悬差,这一层之民最属大宗)的自由之众方有人海茫茫之叹。

录音经验和困惑

  1. 不经意间喝太多水,开始说话时容易有口水,听上去很难受。
  2. 不知道有经验的主播都有哪些引导别人说话的技巧,以及合理打断他人说话的技巧?
  3. 我所处的房间没有空调的开关权,很空荡,房间里没有书,难以打散音波。
  4. 噗噗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防喷罩有问题,还是我的角度没调好。
  5. 前辈建议的采访者姿态:一般平视,特定条件下可以俯视,绝对不能仰视。我内容的叙述太干,一个人讲话容易没后劲,而且计划不足,三个人又太多,两个人是最好的,如果有人有兴趣,可以在这个公号联系我。
  6. 沟通能力较差,我在现实生活中和人交流时偶尔会眼神闪烁,做播客也是一种口语沟通训练。
  7. 打算多讲乡音。没学过吴语音标,缺乏吴语文字学知识(吴语小学,也就是《老残游记》等书里面用过的吴语白字),不知道哪里有相关的资料。
  8. 没想到静下来时,自己的身体会有这么多各式各样的声音,如打嗝,如肠鸣音……
  9. 口语本身的限制和特长。口语容易受实情实景的干扰,但做播客倒影响不大;日常生活中的口语经常是原地打转的,难以像文字那样往深处刺入;音频媒介是相当私密的,听众容易产生「情感」而非观众那种「情欲」……
  10. 电视很多都只是不相交驳的三分钟内容的堆积,文字和语音能做到完全不一样的事情。
  11. 我的普通话缺乏力量,缺少北方口语那种卓越的生命力,得回到乡音,粤语粗口多有力!
  12. 国家的普通话考试很难,那播音主持都有什么可分享的经验?我接触过浙江传媒学院的播音专业女生,但好像也没能教我什么。

Episode 6:阿拉富阳

「好样米够日特别特出个工业?」

地税局这些局都在哪?富阳有联合办公空间吗?你们都有什么除美团所列以外的娱乐方式呢?如果觉得生活单调,欢迎和我一起录音!

聊富阳是不是尺度不恰当?或者偏大,不如聊新登;或者偏小,不如聊杭州?

Outline

这一期Vivek用她的母语聊了聊她的家乡。

本期节目的想法源自为啥勿可以

Subscribe:

我们推荐您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脉络」

Episode 5:家庭,朋友,同学,夫人

「在你还不存在的时候,你无需对别人施加给你的先定选择负责」

Outline

这一期Vivek聊了聊他对原生家庭,朋友,同学,夫人四类关系的看法。

本期节目的想法源自唐诺《世间的名字》一书。

Subscribe:

我们推荐您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脉络」

音乐

一分世界

播客是什么?对于很多人而言,反正平时由于工作或兴趣都要说话,只要把这些话包装成(或不包装)恰当的形式放出来就是播客了。但对我来说播客是音乐,不是比喻意义上的音乐,literally 是音乐。它甚至也不是具象音乐或 soundscape 艺术家所说的那种一切现成声音都可以是音乐。

流行音乐是种文本。

《文化不是味精》:

音乐是直接的,就是频率,直接影响你的状态。音乐不像文字。文字是符号,需要经过学习去解读这个符号,再转换成情感什么的。音乐是频率,从耳朵直接就进去了。

Vivek在读什么

最近在读三本佛教书,分别是《佛教的见地与修道》《不思考的练习》《龍樹中觀的世界》。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有两个我疑惑的点:

  1. 为什么宗萨钦哲仁波切觉得克里希那穆提的「自我」观有问题?
  2. 弥勒如何从与龙树并驾齐驱的修「观」法门流变为善恶二元论在佛教内部的重生?

两年半前初读这本书之前,我先读了大部分克里希那穆提的书,大部分是李敖的前妻胡茵梦所译。我觉得克里希那穆提的言论有点零碎,不像宗萨钦哲仁波切一样能给出完整的见地脉络。但后者对前者的批评,我也摸不清楚语境。

如果求概览,可以读此书。


《不思考的练习》是日本禅僧小池龙之介所著,相当实用。

小池龙之介自东京大学教养学系毕业后即任住持。中文里「教养」经常用作骂人,但日文里的「教养」更多是「修养」的意思。

小池倡导在日常生活中禅修,增强五官的存在感,以免不可控的思绪流不断令我们的生活虚浮化。我想今天全民读微信看抖音不亦乐乎,这种思绪流的不可控感应该相当普遍。放下手机,大脑却还在不断地自行运转,如果是睡前,失眠几乎不可免。小池将佛教的修行方法细化,为种种「思考病」给出了切实的应答。

比如,他建议现在纸上列出草稿,然后才打字并在博客刊出,以免打字的快节奏破坏了文字的质感。从读者的角度出发,刊出的文字不像语音易挥发,而是语言的固化形态,如果思虑不周,读者几次读下来,脑中留下深化的印痕,很容易放大作者初始的一念之差。

如果求实用,可以选读此书。


《龍樹中觀的世界》是香港学神冼君行所著,曾在他的博客上提前公布过部分内容,我在金融科技方面受益此博客甚多,宗教方面亦然。

龙树菩萨说因果,我却总想到「报应」。汉语世界会把「因果」和「报应」连用,但因果是原始佛教的概念,报应却是宋以后汉人加进去的。佛教把世界看作一张巨大的因果网络,某处的拨动必然传播至另一处,「慎勿造因」即是「别乱拨」。印度人讲轮回,前世因种后世果,汉人求实用,长生不老就是此生此世的概念,「因果」扭曲了原意而缩减为「报应」也是自然。

中观论是因缘和合逻辑的内在推演,佛教相信这种类现象学的认识论能够解除痛苦。从一神教的角度说,佛教更像是哲学,尽管中后期为了迁就没有经过智力训练的普通民众,将「勇气」「智慧」等德性形而上学化为某某神,以便停留在形象思维的信众易解,但它在处理宗教最重要的对象——老人和小孩,也就是死亡和生育方面——显然是哲学而非宗教。

如果求思辨,可以读此书。

Episode 4:配眼镜

这一期Vivek和大家分享一下他为了配眼镜学到的一些东西。

00:00:00: intro

00:01:14: 应该说「大杭州」更精确一点

00:01:24: 医疗资源紧张

00:01:56: 回形针

00:02:38: 「大小周」:放假一个下午,一个周末,每两周循环

00:03:16: 知乎上业内人经验谈

00:04:10: 泳镜

00:05:04: 护理液和隐形眼镜

00:06:12: 压缩袜

00:06:45: 美国youtuber

00:07:52: 《眼镜店与毛利率》

00:08:18: 菲舍尔租和熊彼特租

00:10:25: 日本眼镜业(推荐去日本旅游时顺便配眼镜)

00:11:24: 美国配镜问题

00:11:47: 爱沙尼亚

00:14:40: 色散系数

00:15:36: 变色片

00:15:55: 渲染图

00:16:11: 太医来了之激光

00:18:35: 眼镜时尚潮流变迁

00:19:41: 一个知乎专业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