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论的内容策略

每条短内容都是我的代理人,它们替我和内容消费者互动,我就可以把这部分时间拿去观察 记录 分析 评论并提炼观点,派出更多代理人。

代理人要有一定深度,刺激消费者更多的想象,不能把本来是知识密集型的活动(例如运动)说得好像很浅,让消费者产生错觉。所以不能说「大白话」,要说得灰一点,黑一点。

最有价值的对话不是发生在作者与读者之间,也不是在读者与读者之间,而是在读者脑中针对不同对话的编译。短内容要深入读者脑中,但要保持专业的距离,不应干扰读者在独处时的价值整合。

写作和阅读不是同城快递。我把自己的经验编码为文章这种抽象符号和结构的组合(或其他媒介),读者需要不断在不同时间点里证之于自身经验(如逛迪卡侬并持续使用产品),并重新不断回到我的代理人这里进行更深层次的解码活动。必须找到能够鼓励生产者和使用者持续互动的商业模式,如品牌广告或订阅制。

要把自己能控制的第一层代理人做到最好。只分享容易类化到其他情境的抽象观点,把具体的个人故事忽略不计。不要分享自己的意见,只有在意我的人才会重视我的意见,而那样的人不多。观点的价值则不受此限。

不依赖外显回馈(评论,点赞等),只鼓励私人电邮或IM联系。不读评论也不评论,不听意见也不发表意见,只重视人心,必要时直接从知识推导出需求,甚至是消费者都没意识到自己有这个需求的需求。在鼓励别人运动时,不应该太重视使用者经验,因为真正懂运动的人不可能不喜欢运动。

互联网追求的高传播往往是脱语境的。最常发表意见的人往往是只听一两个词,没理解你文章全貌的人,而你又必须依赖这些人在社群网站传播你的内容,所以要做播客,并在播客中给出自己节目的本体链接。

实体店的价值在于有机会触发顾客的更多想象,激发尝试新运动的欲望,并提供一些关于运动的粗浅知识,在这方面迪卡侬可以做的是通过策划活动给客户提供一个想象的起点,像台湾迪卡侬的「我的初三铁」就是很好的策划。但如果要有更多的系统知识,则需要内容生产者引导。

面对面交流,由于语音介面带宽太窄,效率太低而且容易受制于实情实景和沟通失真,一直在原地打转;面对面手持书,向别人推荐书籍,又容易给人「信息过载」的感觉。播客 文字 视频等媒介的介入价值就在这。这些属于「服务设计」的范畴,在迪卡侬门市作为服务接触点的职能以外。

视频媒介在运动场域很特殊,很多时候「只要动作对了就是对了」,通过用相机记录自己的动作,再对比教程动作,可以深化运动信心。这里仍有资深运动者介入的空间,尤其是运动会让运动者感知到自己全然陌生的身体状态,从而产生恐惧感。

任何神经通路的最终目的都是肌肉动作。所有系统内部过程的最终作用在于它对外部世界的影响。运动需要意义的生产。

运动内容生产大致有两种:内向者的自我追求或外向者肌肉的展示。不同人群偏好不同,但中年人和老年人缺乏可以投射自我的视频内容,青少年的教育市场更缺乏使用者经验设计。另外还有不同媒介能覆盖的人群不同,需要做亲和力等各方面的考量。这些以后再谈。